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断鸿声里长天幕(小说连载四)   

2007-09-16 21:29:0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断鸿声里长天幕(小说连载四)

            马庆云/文

  “老子不是做鸭的,也从来不玩儿鸡!”条子一把将扑上来的林希林老板的女儿推开,踹开门,潇洒地走出去,折身上楼到自己的房间收拾好衣服,准备离开。

  他心里边一面是气,一面又是迟疑,气的是这婊*子如此厚颜无耻,迟疑的是离开这里能到哪去,十几天的工资怎么结算,就这么便宜他们了。想到这,条子恶狠狠地朝床铺上呸了一口,在房间里拉一掊屎的念头都有,要不是有几个伙计还住在这,他非要一把火烧了这淫窝不成。有几个臭钱就了不得了,把老子当成什么人了,贱人臭婊*子……条子骂着。

  “剁了他!”屋外传来老板凶恶的声音,不知道是冲谁来的,“敢轻薄我女儿,也不看自己是什么生的,给我剁了他”。

  条子感觉是奔自己来的,听哗哗的皮鞋落地的声音,知道有好多人,麻烦来了。他心一横,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跟他们拼了,于是顺手抽出床底的酒瓶,那是昨晚六子偷喝的,还没来得及仍。一个闪身,条子藏在门后,等他们送上门来。

  “就在这,肯定在这。”一个家伙高叫着,我看见他进去的。

  “给我把他揪出来。”林老板命令一个穿大头皮鞋的黑汉。

  黑汉长得硬邦,人高马大,一脸横肉,凶巴巴的,他走上来一脚踹开房门,“给我出来!”

  去你妈的,条子话到人到,一酒瓶子开在那黑汉后脑上,黑汉唉呦一声,血往外冒,眼前一黑,咣当躺在地上。

  “弟兄们,别跟他客气,黑他。”林老板一声令下,那群人如饿狗一般扑上来。

  去他妈的,跑!

  条子一溜烟儿窜到底楼。

  “给我截住他!”林老板对着下面的保安叫到,狮子吼一样。

  两个保安伸手来拦条子,扎开马步,等着兔子送上门来。就这么一条路,你往哪跑?

  条子一愣,转而飞起一脚,正蹬在一个保安面门上,另一个保安来救,被条子一巴掌拍出一米多远,老子是练过的,条子心想。他练过,狗屁,兔子急了还蹬鹰呢!

  他飞出来,向左转,往西扎下去。后面马上有一群统一服装的“武装分子”赶过来,手里都拿着家伙。

  不知道跑了多久,后面渐渐地平静下来,没有了追赶的声音,可能是累了吧,条子一头载在路边,昏死过去。

  张姐的小屋被砸了,当时还有一个老嫖客在,一同受了牵连。好在他们没有下黑手,要不然这俩人连命都没了。“带着你弟弟给我滚出太行市,别叫老子再看到你们。”一个胖矬子指着张姐的鼻子叫到,然后在她脸上狠狠地抽了个嘴巴子,血像落红一样地流淌出来。张姐没说话,那个嫖*客早吓得魂飞魄散,屁滚尿流,连求爷爷的力气都没有了,本是来快活的,这次可好,快活没寻成,快要活不成了。

  张姐看着这群恶人走远了,才从地上爬起来,去扶身边的那个老家伙。“给老子滚开!”那家伙一把甩开张姐的手,顺势就是一个大嘴巴,热辣辣地落在她的左脸上。

  都别他妈活了,张姐使出自己的泼性,狠狠地返还了那个老东西一嘴巴,欺负老娘是婊*子呀,你妈也是老娘带出来的,当年要不是你爸干事儿时拿个破套儿,能有你个鳖生的,还敢打老娘,回家问问你妈被干疼的时候,是怎么叫的,敢打老娘,你找死呀,王八羔子,有人生没人养的,怎么没叫你妈逼里的精子给淹死,你个臭卖逼的妈的……

  嫖*客没见过这种气势,当女人硬了之后,他们又软的跟阳痿的物件似的,灰不溜湫的走了,“算老子倒霉,遇上你这种婊*子,出门撞煤车了”,他一面骂着,一面走远了。

  张姐拍拍身上的土,还骂着。隔壁街上就传来另几个女人的叫骂,“小骚逼,被干了没给钱呀,吠他娘个肾”!

  太行市是不能再待了,那太行人家的林老板可是个说一不二的主儿,遇上他算自己倒霉。收拾铺盖走人算了。那条子老弟,真是个捅蜂窝的主儿,跟我那枪毙的弟弟一个样。想着,张姐反生出一丝安慰。

  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到条子老弟,他可千万别有什么闪失,张姐心里盘算着。

  条子自从那夜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人间蒸发了,张姐痛心地认为是林老板下了黑手,毁了这老弟,说不定这会儿条子正在南方的某个城市被当作没手没脚没舌头的活标本展览呢。黑社会剁人的事儿,张姐听的多了,她真后悔自己当初介绍小老弟到太行人家去。

  太行市已经待不下去了,换地方吧。房子是租来的,衣服扔了可以再买,其它什么也没有了,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到哪都可以卖,只要有他妈男人的地方。张姐寻思着,背个小包,于第三天夜里离开了这座城市,正如她十年前来到这里一样。这个城市对所有人都是陌生的,他不属于任何流浪者,他一条是冷血的蛇,永远地吞吃着那些跑不快的老鼠,也正是这种吞吃,叫所有老鼠都快跑起来,忙碌的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到最后还是被城市所吞没,这就是命,轮回,造化,造化终要弄人,张姐好像流了一滴泪,然后一颗难得一见的流星划过太行市的天空,然后是灯红酒绿,然后是歌舞升平……

  评论这张
 
阅读(67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