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作家只是在制造垃圾吗?  

2007-08-17 10:40: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作家只是在制造垃圾吗?


     叶匡政


 
   7月7日《财经时报》,文化批评家朱大可再次指称“中国文坛已成为一个庞大的垃圾厂”,此论一出,很快在网上掀起波澜。对公众而言,这并不是什么惊人的论调,它正在成为我们社会常识的一部分。但对于这位著名的文化批评家来说,他能如此坚决地用常识话语说出这个观点,无疑表明中国当代文学的贫瘠与麻木已经到了怎样的地步。

 
 
  这个事实只要存在一天,就不能被我们故意忽视,就要不断地有人出来老调重弹。直到那些遮遮掩掩想捂盖子的人,直到那些奴役文学和被文学奴役的人,也清醒地站到证人这一边。
 
 
  2006年10月,我写出“文学死了”一文,引起了那么多人惊异,那些恐惧与怨恨的声音,只是提醒我,公众对中国文学死亡的思考还不够充分。在这个已经丧失了精神升华空间的国度,一切都在向灾难转变,而文学只不过是众多悲剧中的一个。文学还活着吗?想一想那些故意被作家们忽视的社会悲剧和道德悲剧,想一想我们的良心、我们被污染的山河,你可以毫不在意,但你绝对不要再标榜自己是一名作家。
 
 
  作家是用写作和言说来寻求社会正义的群体,所以他们总是用文字来挑战一切权势压迫下的沉默。他们总是对抗性地表达着我们面临的境遇,这种对抗存在一天,至少表明我们还拥有一天的内心自由。作家作为一个群体,不会允许良心掉转过头或陷入昏睡,那虚假、乐观的公共话语想误导的,从来都是作家力图揭示的。看看我们今天作家的所说所为吧,还能找到一丁点这样的踪迹吗?在前苏联漫长的黑暗年代,还诞生了一大批为保存“祖国痛苦经验”而承受着苦难命运的作家,所以才会有今天的总统普京对作家索尔仁尼琴的拜访。但是检索我们的文学史,从作家的指甲、头发到作家的脚趾,你能发现的只能是陈词滥调的谎言、惶恐无措的惧怕、和动物般的享乐。文学在这里只剩下屈辱,谎言在这里成为了真理。
 
 
  朱大可说“中国文坛已成为一个庞大的垃圾厂”,这句话说得真的太轻了!要我看来,它更像是资本杀人时的焚尸炉,法律抢劫游戏中的棋子,公共监狱的自愿看守者,职业犯罪者手中的凶器,嫖客与妓 女间的皮条客,谎言制造者嘴边的喇叭,精神麻醉师强行灌下的麻药……对于这个丧失了尊严的群体,我觉得任何比喻都不过分。这些都是他们正在干的事情,是他们在知情时干的,也是他们在清醒时干的。他们在应该指明真相的时候,早已沦为犯罪者的帮凶。他们只要多存活一天,被奴役的生活就还得继续。
 
 
  想成为中国作家吗?说谎是目前这个职业唯一的、仅有的条件。中国当代文学的这种自杀的本性,在经历了五十多年的虚假繁荣之后,终于走到了它崩溃的终点。文学正在成为一种毒素,成为我们生活的毒素、思想的毒素、情感的毒素、信仰的毒素……它甚至成为我们自由言说的毒素,它含混不清,它指东道西,它言不由衷,成为我们精神世界中最先腐烂的创伤。它让我们对危险变得无知,对杀戮变得麻木,它使一部分人理所当然地逃避着世间的苦难,躲在它貌似傲慢的屋檐下,其实只是顺从的牺牲品:使他们像儿童一样,等待着家长们恩赐的一点权力;使他们在渺小的事物中焦虑、堕落、穷尽一生;使他们像畜牲般为蝇头小利你争我夺、互相撕咬……当代作家,我看见的,只是让读者不断地从文字间获取羞辱!
 
 
  翻看当代的文学作品,不要说什么谋求公共幸福的智慧与激情,连真正的痛苦也几乎绝迹了。痛苦在这个时代,成了少数人才有的美德。倒是苟活者那点可怜、可悲、麻木、愚蠢的生活感受,在我们的文学中被发挥到了极致。细数当代文学史,这种癌性毒素的继承,却环环相扣、前仆后继、紧密相连。福轲引用过塞尔万的一段话,来说明犯罪和惩罚之间的关系,我觉得用来说中国的当代文学也很合适:“愚蠢的暴君用铁链束缚他的奴隶,而真正稳健的的做法则是用奴隶自己的思想锁链更有力地约束他们。正是在这个理智基点上,他紧紧地把握着锁链的终端。这种联系是更牢固的,因为我们不知道它是用什么做成的,而且我们相信它是我们自愿的结果。绝望和时间能够销蚀钢铁的镣铐,但却无力破坏思想的习惯性结合,只能使之变得更紧密,最坚固的帝国的不可动摇的基础就建立在大脑的软纤维组织上。”我不知道中国作家的这种“习惯性结合”,还能维持多久,但我知道,只要这“习惯”一天不去除,我们的文学就毫无被救赎的希望。它是早已躺在棺木中的文学。
 
 
  我觉得朱大可的说法有点轻描淡写了,中国作家只是在制造垃圾吗?不!他们是在制造让公众绝望与麻木的毒素,罪恶感迟早有一天会降临他们头上的。即使这种关于文学真相的讨论,我们的文学报刊也唯恐避之不及,倒是让一份深蕴人文关怀的《财经时报》,一次次冲到了前列。这也算是我们文学的一个现状吧。
 

  评论这张
 
阅读(496)|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