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下一场雨,与几声狗叫  

2007-06-21 19:24:34|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一场雨,与几声狗叫

             文/马庆云

  近年来村子里喜欢养狗,夜里静了,便有几只叫得清脆,尤其是下雨的夜,它们便开始了自己的不安闲。狗大概是成群的,有一只不安闲,其他的也不听话起来,而这样的雨夜,它们的几声辽远地吠叫倒也叫人找回几点安闲。

  年轻时,喜欢在老人的摇椅边玩积下来的雨水,往往弄得全身都是,遭来大人们的呵斥。后来年长些,出外闯荡,倒也没几夜能安闲下来听一只或几只狗叫,看一场雨的不期而至,那时也不嫌寂寞,整天有干不完的事情,早把故乡的雨夜的不安闲的几声狗叫忘得一干二净。这一忙,就是大半辈子,直到自己也买了把摇椅,看像自己儿时一样调皮的孩子也在玩雨,打几个水漂。人生就像这易碎的水泡,鼓鼓地漂起来转瞬就炸了。我这一代不就从这玩水的孩子中走到了摇椅上了吗?

  最近身体一天不比一天,腿脚多有不便,但还是愿意在这夜雨中走动走动,就那几声狗叫就能叫我听上它一辈子。一辈子也就那么几天,能安静地听几声狗叫的日子能有几天呀,忙呀,忙呀,到后来玩水的那些孩子也都白胡子仙人似的了。这时的雨仿佛隔了一世,怎么那么久没有好好地在这雨中走走了,真的很久了,久得连头发都白了。张爱玲先生的《半生缘》看过一次,但现在想来单单觉得这名字有意思了,半生缘,难道我与这夜雨这几声狗叫仅有半生的缘分?

  被这雨淋着,仿佛一下子失忆,在第一次听雨与这一次听雨之间的那半生都干什么去了呢?怎么没有雨的成分,难道是她真得舍我而去了吗?半生的日子真短,短得恍如隔世。

  能看到几家灯火,灯火,这个词真好,前人是不是也在这样的雨夜,这样的情景下看到这几点光亮,然后灵机一动,便叫了她灯火。在古诗里,灯火是晃动的,大多有几尾船,两个对着喝酒的渔夫。古代的文人失意之后,大概爱去做渔夫,这不就有个白发渔樵江渚上的例子吗?做渔夫,还是做猎人,都有肉吃,文人没有天生的素食理念,除非他信什么禁荤的宗教。而这“荤”字又单单是指肉吗?那为什么只用草字头而没有用月字旁?反正做渔夫猎人都有肉吃,还可以找另一个同样的安闲的渔夫饮酒,烹一条自己打的红鲤鱼,不宜太咸,葱姜也要少些,这样才不会失了鱼的泥土味,河鱼的好处也就在这里。

  老家的这条河已经好久没有见过船了,谁还打鱼!半生没有过去的时候,谁也不认真生活,只有到了想听几声狗叫而不得的时候,才发现那个玩雨水的孩子连路都走不动了。

  原来这里是一片芦苇地,我在这里有一张童稚的照片,黑白的记忆颜色,现在拿出来看,那个孩子怎么老得连自己都不认识了。

  然后是咳嗽几声……

  评论这张
 
阅读(54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