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文学,何时再有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2007-04-11 16:23:56|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文学,何时再有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文/马庆云
    假如专政是指绳索和杀猪刀的话,那是一点门都没有的!
                ——王小波《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王小波英年早逝之后,一批在当时或者后来极大地影响公众思想的自由主义学者,如李慎之、秦晖、汪丁丁、许纪霖、艾晓明、崔卫平等,都认真地研读了他的杂文和小说,并写下了纪念论文,盛赞他的思想和文章。中国能够享有这种殊荣的作家,我所知道的仅此一人。这是中国文学的欣喜,还是中国文学的悲哀?
  今天,一个文学天才离开我们整整十年了,但下一个文学天才还没有到来!
  王小波这样形容自己:一个又高又瘦又丑的家伙,涣散得要命,出奇的喜欢幻想。他认为吃饭喝水性交和发呆,都属天赋人权的范畴;他认为低智、偏执、思想贫乏是最大的邪恶;他认为有过雨果的博爱,萧伯纳的智慧,罗曼罗兰又把什么是美说得那么清楚,人无论如何也不该再是愚昧的了;他认为假如你是只公兔子,就有做出价值判断的能力--大灰狼坏,母兔子好……这就是王小波,一个特立独行在中国当代文学之路上的“猪”。
  李泽厚在他的《批判哲学的批判》中这样写到:“应该看到个体存在的巨大意义和价值将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愈益突出和重要,个体作为血肉之躯的存在,随着社会物质文明的进展,在精神上将愈来愈突出地感到自己存在的独特性和无可重复性。”这是文学形而上意义上的王小波的浓重缩写。这是王小波历经十年,风华依旧的真正原因,中国文学,缺少,甚至没有这种特力独行的人格魅力与精神境界。
  正如庄周在《齐人物论》中所写,“他(王小波)以无畏的胆识,批判了刻意统一中国人的思想和愚弄中国人精神的‘军代表’和道德老师”,这是王小波精神世界里唯一留下的中国文人的苏格拉底式的追求——我宁可照我的样式说话而死,也不照你们的样式说话而生!这里的“你们”值得中国的“文学家”研究,它也正是数以万计文学家追逐的所在。
  中国的当代文学被一个老外屡次“戏弄”为垃圾、二锅头,我们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我们痛骂,我们回讽,我们也沉思,也反省,但我们却并不知道这一切的一切到底应该归罪于谁!韦伯先生有言,可以一用——不知道有多少时间,都浪费在驯服能够思想的人,把他们变成机器,对命令的服从像机器一般精确不苟。中国文人,永远是独立思想的反面名词,他们没有个人的意志,像一头头的母猪,因为下崽而存在,最终弄得“诚惶诚恐,身心疲惫”,或消沉,或遗臭,杀的杀,吃肉的吃肉……
  我们文人身上那种主体意识是怎么消沉的呢?陈四益先生在他的《怠惰因子》一文中提到中国人身上的这种由来已久的劣根,这种独立个体意识的缺失并非我文人所固有,它多半是外力植入的,长期的武力和话语霸权才是罪魁祸首。而中国文人的这种怠惰因子直接导致了余英时先生在《民主制度与近代文明》中所提到的“对所创造文明的根本精神的反省、批判、扬弃与超越的过程”的丧失,这一丧失,我们只能制造出二锅头来了。有一个故事,一定程度上隐晦的说出了真相:某君言,中国的文学界是一个处女,有的人想强奸她,有的人想和奸她。另君曰,不然,中国的文学界是妓*女,有钱就好说话,没钱免开尊口。这里的“钱”也可以看成话语霸权、政治权势。
  幸好,我们还有王小波,但不幸的是,他英年早逝!悼念不如沉思,不如反省,不如追求……沿着那条思想解放与个性独立之路走下去,才是对亡者最好的拜祭。
  可恶的“长期的武力和话语霸权”。一代传给一代的创造只有在知识分子的自由氛围中才有可能进行;相反,对知识分子的束缚,可鄙的官僚主义的权利与顺从,这从一开始就是知识、文学、艺术等人文领域内的爱滋病毒,它必然导致一种普遍的精神萎缩,导致整个教育体系的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导致科学研究的萎缩,导致对阻断对创造性工作的所有激励,导致萧条和解体……
  中国文人需要特力独行,而不是被包养,不是做二奶,惟有独立,才可能有成就,这是确实与可信的。
  有些人说文学家不能独立,殊不知,我们不能把文学的独立性与社会性,文学的审美品格与功利(教化)作用,看成是永远排斥无法沟通的两极,不能把文学的价值看成是无法两全的。文学的功利(教化)性,是以维护文学的独立性与审美性为前提的功利性,是以尊重作家的个体性,尊重作家的独立思想、独特发现、独特个性为基础的功利性,是符合文学特制和文学规律的趋于健全的功利性。
  中国文学的出路正在于此——特力独行!
  写在王小波逝世十周年的日子里,不禁要问—— 中国文学,何时再有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评论这张
 
阅读(4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