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苏东坡的恋母情结(三)  

2007-11-09 20:40:57|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庆云/文

                                   羞归应为负花期

    我在上文中说,苏东坡有着平和的恋母情结,这一点也可以通过其与苏辙的兄弟之情中展现出来。对于中国人来说,那首“明月几时有”,一定不会陌生,这是中秋之夜遥寄子游,“千里共婵娟”的。苏辙的性格与东坡略有不同,他更平实内敛,少苏轼的爆发力与冲动情怀,从两人的诗文中即可看出这一点,从一定意义上说,苏东坡更像弟弟,而苏辙犹似各哥哥。从东坡的诗文与传记中来看,他一生漂泊不定,其间也多靠弟弟维持生计照顾家人,他们二人可谓兄弟情深,弗洛伊德的性心理学分析中,长兄对新生儿的敌视心理好象很难成立。其实不然,正因为苏东坡这种“平和”的恋母情结才导致他对新生弟弟的宽容,对共同分享母爱的接受与认同,最后在弟弟的身上找到与自己相似的地方,通过母亲这种生理与心理双重渠道来完成了沟通,产生出对弟弟的爱,从此才有了中国诗词史上无法逾越的“人有悲欢离情,月有阴晴圆缺”。

    苏轼在《祭亡妹德化县君文》(《苏东坡全集(上)》,中国书店,636页)中说“宫传之孙,十有六人。契阔死生,四人仅存”。四人为:苏轼本人、子由、子安、小二娘。有意思的是,林语堂先生在《苏东坡传》第一、十一、二十五、二十八章中告诉我们,“东坡有一个堂妹,是他的初恋对象,他至死对她柔情万缕”。堂妹的名字现无可考,东坡称为“柳氏妹”或“小二娘”,嫁给靖江柳瑾之子,失意儒生柳仲远。要研究苏东坡的恋母情结,他的“初恋情人”当然不能错过。看苏东坡在她的祭文中怎么说,“维我令妹,慈孝温文。事姑如母,敬夫如宾。玉立二甥,实华我门。一秀不实,何辜于神。调当百年,观比腾振。云何俯仰,一频再呻。救药靡及,奄为空云。万里海涯,百日计闻。拊棺何在,梦泪濡茵。长号北风,寓此一樽”。(出处同上《祭文》)林先生的证据是两首诗,一首题作《刁景纯赏瑞香花忆先朝侍宴次韵》,另一首题作《杭州牡丹开时仆犹在常、润,周令作诗见寄,次其韵,再次一首送赴阙》。林先生从诗心出发,认为苏东坡“厌从年少追新赏,闲对宫花识旧香”是自喻一段旧时的恋情,并于第二首中认为当做情诗解释自然就顺畅了,这里抄录下来:

             羞归应为负花期,已是成荫结子时。

             与物寡情怜我老,遣春无恨赖君诗。

             玉台不见朝酣酒,金缕犹歌空折枝。

             从此年年定相见,欲师老圃问樊迟。

     《总案》系于熙宁七年三月:“常、润道中有怀钱塘,寄陈襄诗,至常州游太平寺,观牡丹,作诗。……四月寄《和周分邑杭州牡丹即送赴阙》”。我想从《总案》的角度来看此诗:苏东坡确实没有理由在一首寄给上司的诗中这么完整的表达个人隐私的全部,且在儒释道传统下被称之为一种乱伦的感情隐私。从苏东坡“平和”的恋母情结来看,随着他年龄的逐渐增长,依恋对象确实会向与母亲心理倾向接近的女性方向发展,但说他“至死对她柔情万缕”未免偏颇,况无史料证实,哪怕是一点点的野史。看来“平和”的恋母情结驱使下的苏东坡老年再见堂妹坟墓所作“如柳氏妹……哭堕其目,众坏咫尺”的言语应该是没有爱情成分的吧!

    有意思的是,阿尔伯特*莫德尔在一篇论文里这样写到,“用精神分析学的观点来解释,对妹妹或者姐姐的依恋是对母亲依恋的一种转移,而且几乎每个男人或多或少都会有。这种后来出现的感情固结可能会持续很久,从而使一个男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不会爱上任何其他女人”(〈俄狄浦斯情结与兄妹情结〉)。由恋母而转化为恋妹恋姐的事例很多,大家如果感兴趣可以参见奥托*兰克的〈乱伦动机〉一书。勒南、华兹华斯、查尔斯*兰姆、拜伦、雪莱等人都存在这一转化的情结,从乱伦角度讲,这种“罪恶”或许要比“恋母”小一些吧!

    更有意思的是,中国人人为的为苏东坡也造出一个妹妹来,这或许可以引来我们关注的视角。但从苏东坡兄弟的几百封书简中,笔者并没有找到关于“苏小妹”的记载,也没有提到苏小妹与秦观的婚嫁之事。据笔者考证,〈问答录〉应该是最早虚构出苏小妹这一形象的著作了。若要研究苏东坡与苏小妹之间的这种心理活动,或许还需要花更多的时间考证吧!

    苏东坡“羞归应为负花期”中的“花期”应该在下一篇目中的两个王姓姐妹中寻找“恋母”的依据了!

 

  评论这张
 
阅读(55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