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狗日的大学(小说连载三十四)  

2007-11-27 09:51:3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庆云/文

  狂风暴雨没有来地那么突然,也没有来得那么猛烈,它悄然无声地降临,像一个午夜的幽灵,轻轻地走入学生的魂魄中,而其他许多同学并不知道原来幽灵真的来过了。直到郑大炮要离开的那一刹那,所有人才惊醒,没事儿别老给学校找麻烦,最后受害的永远是找麻烦的人。大学是一个要安定和谐的地方,是知识的殿堂,不是要大家来学民主激进的,不是要人人平等,自由有时候连学术上都要限制一下,要不怎么维持校方在社会人民心目中的形象呢?

  哲学系的辅导书记在郑大炮同学准备离开的前一天晚上找他谈了一次别开生面的话,郑大炮过后说那次谈话可以载入史册,叫他受益匪浅。

  哲学系辅导书记人长得很随和,头发已经掉了,牙齿也松动了,不过说话还算利落,吐字清楚,铿锵有力。“郑大炮,知道学校为什么把你开除吗?因为你做了一个学生不该做的事情,餐厅涨价是你个学生应该反映的问题吗?学校难道不知道这件事情。现在学校是困难时期,缺少经费,作为学校精心培育的一分子,我们难道不能给学校做些贡献吗?你说得贫困生补助的问题,自打去年就已经取消了,你去问问隔壁那个师范大学,他们前年还是每个学生每年五百至一千元不等的生活补助呢!为什么停发了?哪个学校都困难,不光咱们学校。你看苏校长容易?可他连喝茶的钱都不舍得,你看看老校长喝得是什么茶。有些问题,不是激进的暴力革命能够解决的,要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你们年轻人最爱犯的就是小资产阶级的狂热,不把问题想清楚搞明白就妄下结论,最终把本来可以建设好的工作弄得一塌糊涂,你说这是谁的错?几万学生如果真听从你的号召,那还成何体统,岂不是要叫天下大乱,是不是要叫全国所有的报纸杂志新闻联播都同步告诉全世界,我们太行大学出了学生暴动事件!就算是国内的媒体有分寸,知道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但国外的一些媒体专门盯着大陆的这些事情呢,他们惟恐天下不乱,惟恐中国不出战乱呢?总书记说得话我们应该永远记在心里,稳定压倒一切,没有稳定的内部与外部环境,就没有我们内部的团结与发展,稳定是立校之本,发展是建校之基,所有的方针政策都应该以它们为原则为指导方向。郑大炮同学,学校知道你年轻不懂事儿,做出这些事情是一时的冲动,没有经过周密细致地考虑,所以不想追究你的责任,但苏校长认为既然年轻人做了错事,就应该给些相应的惩罚,以示警告。所以经过校方谨慎地研究决定,暂时开除你的学籍,但可留校察看,通过这样的方式给你表现立功将功赎罪的机会,希望你珍惜!”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恢复学籍?”郑大炮问。

  “这要看你自己饿态度与表现,也要看学校相关领导的意见!”

  “哦,我知道了,本人不留校察看,开除好了,开除学籍留校察看,是不是还要交纳学费呀?”

  “原则上是这样的?”

  “对,学费照常交纳,可学籍照常没有,都没有学籍,都不是你太行大学的学生了,怎么还向你们交纳学费?”

  “郑大炮,我请你听清楚,是留校察看!”哲学系的辅导书记显然有些激动,胡子开始上翘。

  “不过是想多收一些学费的把戏!”

  “郑大炮你说什么?”

  “我说你们不过是想多收些学费,要在学生身上赚钱,叫你老婆女儿在学生里面卖呀,整那么多看似道貌岸然实际衣冠禽兽的东西做甚?爷爷不吃这一套。”

  “这可是你自找的!”

  “是,学校之革新若要流血,请自我郑大炮起!”

   郑大炮最后这句话可把书记吓得够戗,他是要行凶呀,还是要跳楼呀?

   什么都不是,郑大炮选择安静地离开。

   砖头他们送郑大炮走的时候,天空中送来今年从西伯利亚搬运来的第一场雪,这堆雪稳稳地投掷在太行市这个看似很大的城市地面上,把所有的不洁白的东西都染得洁白了。郑大炮眼睛里确实也有洁白的东西,他说自己看到地都是洁白。砖头告诉他,出太行市的火车要经过一端很长的梨园,梨花开的时候,也是这么的洁白,所有东西都是洁白的,只是她们被什么不洁白的东西暂时遮蔽了。

  火车撕心裂肺地离开了。条子说,大炮不一定回家,他可能去南方的某个城市吧!

  砖头看着南去的火车,回过头来,哥几个走吧,大炮是个诗人!

  中文系的辅导员也象征性的找砖头谈了一次话,但没有上升到开除的高度,学校还没有这么大的魄力,这位诗人毕竟是有几千个亿资产的总裁的儿子,是学校未来炫耀的希望,在太行大学的光荣榜上难道不可以写上,我们培育出了全球五百强企业的董事长吗?——虽然这个董事长是有前董事长的血缘栽培的。

  谈话在一片和谐宁静的氛围中展开,砖头知道辅导员只是学校的最底层,跟他说什么也没用,他没有向上反映问题的胆量,他们只能做着上级疏通下级蒙蔽的工作。谈的又是一些大道理,空洞乏味,砖头深深地体会到了中国学术为什么总是不行的原因了——我们把太多的时间都浪费在了这些地方!这个狗日的大学,正逐渐地走向超市化,而学问已经被明码标价,虽然说是童叟无欺,但你一旦指责它的服务态度不好、价格过高,就会马上有管理人员出来,请你滚出超市,永远不许在踏入这扇大门!所有的顾客都愿意装孙子一样的挤进来,他们想买到被标明价格的学问,因为那种学问听说在超市外面是可以当成饭吃的,但因为有太多的人想得到这种换饭吃的学问,超市大规模出售这种非实物商品,已经造成学问的贬值了。其实不是学问的贬值,而是假学问的贬值,因为真学问从来不是拿来换饭吃的,只有假学问才被当成吃饭的工具,一如盛汤水的瓷碗。

  郑大炮离开了超市,他没有买任何学问,他成了诗人,诗人是不需要学问的。砖头没有心思听辅导员的什么大道理,径自地想着自己的事儿。他看到洁白的西藏与那个洁白的女人。

  评论这张
 
阅读(39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