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色*戒》:不能以艺术的名义败坏灵魂   

2007-11-27 20:43:59|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庆云/文

    众多网友把李安先生的《色*戒》炒地热火朝天,仿佛一夜之间情 色与艺术、艺术与政治被大家摆到了娱乐而又认真的角度上来,起先笔者没有给予过多关注,认为这不过似王小丫卖竹子、范冰冰买内衣一样,没多少时日就埃乃一声山水绿了,但今天看某先生在博客文章中说到“政治解读《色*戒》,败坏艺术胃口”的文章,莽撞地认为有说几句的必要了。

    首先要谈的是张爱玲先生的艺术。我们如果因为李安先生的电影而伤害了自己的民族气节与种族热情,那不应该把过多的罪过归结于李先生,我认为他的电影忠实地反映出张爱玲女士的作品内涵,如果要找一个以艺术的名义来败坏民族灵魂的元凶,那我们有理由抛开李安而把视线专注于这位文字功底深厚的张女士。张爱铃的艺术到底是什么样的艺术?她本身的艺术创作就没有摆脱政治的樊篱,那我们为什么不能把这种政治因素真实地还原回去,从而更好的解读作品尤其是解读作者呢?我们以前在解读作品时犯了太多的政治因素的错误,因此我们开始惧怕政治,逐渐地向另一个极端发展,对政治谈虎色变,认为一切拉扯上政治的解读都是错误的,都是应该大力批判的,好象这样才能真正的回归艺术的本质,实际这种舍弃才是一种对艺术的真正背离,它与大谈作品的政治因素所产生的危害是同样深重的。有评论称,张女士的这本小说是自我内心感情的写照,没有问题,因为所有的小说都是著作家本人的真实情感,如果我们读一些作家心理学的研究著作就会发现,原来小说里的作家情致是可以一部分一部分地认真分析出来的。拿张女士的这部小说来讲,其中或多或少的有自己的政治史观与内心感情观的因素在里面,她已经情不自禁地表达出自己的真实情感,把自己在小说中进行了虚构地解剖,从而获得一种艺术上的灵魂解脱。说张女士骨子里有汉奸气,这是没有错误的,不过她的这种汉奸气不是通过某学者所说的“张爱玲有没有卖国的行为?有没有侵犯他人生命权利的行为?”来表现的,因为她更多的是一个女人,是一个没有杀人与侵权能力的女人,她的这种气质是从自己笔中的作品表现出来的。

    如果说一个汉奸没有杀过人就不能称之为汉奸,那一只母鸡没有下过鸡蛋那也不能称之为母鸡了,难道女人非要生育过才成为女人吗?一个汉奸,无论他有没有过杀人与侵权的事件,只要他的作品中浓重地反映出自己的汉奸观就应该称之为汉奸亦或更具体的具有汉奸观念的作家。当然这种汉奸意识是不能在法律上定罪的,却可以给予道德地谴责,近日来许多人批评李张的汉奸意识,就是从一个道德的角度进行的正确地批判,法律没有给李张以制裁,说明在法律层面作家意识没有必要上升到这样的高度,当然这才是一个合理的法制制度。

    张先生的这部作品中反映出很多对汉奸进行虚伪美化的地方,如果我们简单支持认为它真实地反映了艺术,那才是犯了十足的政治意识的错误,好象一切与政治走不同路的艺术都应该支持,实际,我们才真正没有脱离权利与当局因素,过多的把一些东西贮入作品的分析中。

    艺术不是歌颂高大全,所以我们允许了《色*戒》的存在,并给予了充分地展示空间,这才是一种合理的社会艺术境界地表达。但我们不能打着艺术的名义对其中的汉奸成分做过多的修饰甚至掩饰,艺术不应该遮蔽这些东西,相反,它应该承担起这些潜意识的表现来。

    说那些批评此电影的人打着民族人民的旗帜来对《色*戒》进行歪曲性地解读,我看是否有些一刀切呢?难道批评它汉奸内质的人就都是有老一套文革思想的人吗?如果是这样,我应该告诉这位学者,全篇看下来,它确实给了我汉奸的感觉,我说它是汉奸意识的一种电影,那确实是我的真实想法,难道有不同意见的人能够在我说出自己的观点之后就马上给我帖上有老传统意识的标签吗?这难道不是一种更加卤莽的举动吗?

    从我个人角度讲,《色*戒》中所传达的思想意识,是接受不了的,它过多的是一种对汉奸的美化(当然这种作品在艺术上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没有真正走入历史精髓。如果仅仅从艺术表达方面来说,笔者承认它确实很成功的塑造了典型的人物性格,但艺术不是仅仅塑造人物,它应该承担作家的个人写作良心,所有的作品都是有真善美追求的。一个好的作家,不是那些仅仅可以写出人物性格的作家,而是那些怀着慈爱与正义的心肠来写作的人,张爱玲先生的作品中确实缺少这种追求,她没有对大环境的爱,对民众的爱,她过于的陶醉于女性化的情绪当中,没有承担一个作家的社会责任。

    为《色*戒》以艺术的名义掩饰其中的汉奸意识,实际没有真正把作品的社会价值与社会责任考虑进去,如果这部小说放在胡先生的抽屉了,那我们不应该说三道四,但一旦拿出来供大家欣赏,是否就要考虑它的社会责任因素了呢?我们难道应该以艺术的名义来败坏一个作家或评论家最基本的写作灵魂吗?

  评论这张
 
阅读(41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