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狗日的大学(小说连载三十一)  

2007-11-21 20:06:42|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庆云/文

  诗人砖头不知道动了谁的那根敏锐的神经,一夜间弄的满城风雨。中国有句古话,叫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既然断鸿诗社的社长砖头同学已经做了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那就不要怕别人背后议论。议论归议论,可这东西一传十,十传百,最后弄的女生们都已经知道砖头同学为了个教室跟黄主任出去玩女人,甚至还有学生说亲眼看到砖头把一个漂亮的女招待塞给主任,主任的胡子硬邦邦的扎在那女人脸上,然后是满屋子的浪叫。周一去上课的时候,有几个女生远远地看着诗人,仿佛这个矮个子真个与主任一同上了女人,或许是玩了二对一的角色。诗人感觉不自在,他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老鬼安慰诗人,别那么认真,老子就是和他姓黄的嫖了怎么的,繁荣娼盛,太平盛世,谁眼馋也跟那孙子嫖去。

  砖头摇摇头,他知道自己现在代表的立场了,大家已经把诗人看做统治阶级的一分子,如果真是统治阶级的一分子也就好了,可谁保准大家不把他当成资产阶级当权派的走狗了。走狗在砖头眼中是最卑鄙的,是最恶劣的连上帝都无法原谅的家伙,而现在,他成了地地道道的资产阶级的走狗。他恨不得这堂课马上结束,他好一个箭步,飞奔回宿舍,关起门来,盖好被子,把脸埋在裤裆里。他不在乎那些狗屁领导怎么看,怎么说,但他却在群众的目光中感觉到了羞耻与无助。站在讲台上的小老头正在讲鲁迅杂文的现实意义,仿佛每一句话都是朝着砖头去的,他成了众矢之的。小老头的鞭子与鲁迅的匕首,匕首与鞭子,鞭子与匕首。

  仿佛所有的女生都知道砖头跟主任一起搞女人了,他好像听到谁在后面小声说,瞧那个出卖肉体的同行恋!

  砖头实在待不下去了,他在大课间的时候夹尾巴狗似的逃出去,背后的女生们仿佛还在议论着二对一的事情,大家的耐心已经从鲁迅完全转到女人身上来,虽然都是女人,但中文系的女孩子们却给这个故事人为地加上更多的细节,那天主任到底穿了什么衣服,那个和他们一起的女人是否长了一颗美人痔,她身上的香水是百合味的,还是茉莉香的……

  辅导员在第三节课后鬼使神差地来班上点名,那个上课的小老头和他嘀咕几句之后把讲台让给他,辅导员就一步三扭地走上去,撕心裂肺地叫起每一个人的名字来。那天也出奇,平常没有几个上课的,这回一个也不少,他们好像都知道今天要点名查点人数一样。有个女生小声说给身边一个满脸麻子的女生,幸好今天来看看那个男人!麻子女人嘿嘿的笑了……

  砖头……砖头……

  狗日的辅导员仿佛报复似的点了砖头两遍名字,里面夹杂着为什么玩女人不叫我的哀怨。所有的女生都等待着一个男性的声音,她们像一只只行将就义的鸭子,伸长脖子等待着血粼粼的刀子架上来。老鬼想帮砖头答次到,但看着那么多鸭子,他实在不敢叫所有人都知道那个和主任一起玩女人的砖头就是他,老鬼没有成为替罪羊的勇气,虽然女生中有好多人认识他,知道东北味与四川音有很大区别。

  砖头来了吗?那辅导员又问了一次。是不是昨天睡的太晚了?他问下面。

  哇的一下子,所有人都笑了!那个麻子女人把刚刚喝进嘴里的牛奶一股脑喷在前面男生的头发上,顿时一个公版的白毛女产生了。

  只有辅导员没有笑,他不知道大家都犯了什么神经,或者是他今天有神经问题。

  ……

  老鬼把午餐给砖头带回去,有几个隔壁的哥们过来问候,有一个家伙问砖头干那事儿的时候带没带套套。老鬼正推门进来,一眼看到石榴也跟着讪笑。带了你妈,老鬼冲那家伙吼了句,所有人都不再笑,有几个灰溜溜地逃了出去。

  石榴你怎么不帮砖头解围,笑,跟着笑?老鬼愤怒地问石榴。

  你这是怎么跟我说话呢?

  你说怎么跟你说话?

  两个人剑拔弩张,一场世界大战一触即发。

  行了,都是哥们!砖头豁然站起来,把他们拉下来。

  老鬼,我感觉这里面有人出卖我!砖头瞪圆了眼睛。

  谁呀?石榴赶紧问。

  老鬼没说话,想了想,这事儿来得确实蹊跷,给那个姓黄的送礼的事情,除了自己宿舍的四个哥们谁还知道呀,难道隔墙有耳?

  砖头问老鬼给他带的什么午餐,老鬼甩给他,出去给他倒了一杯水。

  条子已经好几天没回宿舍睡觉了,他们家林希的需求太大,尤其是在性方面,一天也不能没有条子。这不一下课,他就匆匆地赶了出去,要到广播电台接林老婆下班。没有女人的女人是不幸福的,而有女人太珍惜的男人是更不幸福的。

  老鬼坐下来吃饭,和砖头正好对面。他们两个径自地吃着,没有半句话说出来。石榴正好来了一个电话,是一个大一的新生打来的,说是要请石榴吃饭,学习部部长还没有吃呢,他知道到这个时候准有人请他。客气几句之后,石榴赏了来电话的小弟面子。

  一个从他们宿舍门口经过,正好打饭回来的学生骂了一句,狗日的餐厅,又涨价,还叫不叫学生吃饭!

  石榴猛得感觉,这几天学校餐厅里确实涨得热闹,幸好有几个家伙整日里请他吃饭,要不自己也吃不消了。

  老鬼,餐厅又涨价了?砖头抬起头来问。

  涨了不少!石榴抢在老鬼前面说。

  哦!

  为什么涨价,石榴你个部长帮助问问。老鬼显然是给石榴出难题。

  餐厅又不是我们家的,我管不着。

  你丫还是干部呢,干部就着觉悟?问问你们家高书记不就清楚了,餐厅涨价,不通过他怎么可能。老鬼回击学习部长。

  石榴真想上去抽丫老鬼,又怕得罪了群众,他时刻记住高书记的话,我们党的力量是什么,是群众,我们只有团结群众,才能更好的发挥我们自己的力量,才能获得更大的利益,人民的利益!行,我问问吧!石榴突然和蔼起来,然后转身出去了。

  石榴刚走,一个小个子秃顶的学生把他们宿舍的门推开一个小缝隙,那秃顶上的两根毛正好露进来。哥们,接着!

  一张小纸条飞进来,忽忽悠悠落在地上。

  评论这张
 
阅读(40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