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狗日的大学(小说连载三十)   

2007-11-19 11:31:2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庆云/文

  天下没有免费的宴席,何况是太行人家这样高档次的盛宴,能在这里请得起客的学生,他爸他妈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贫下中农或者八辈子贱农,谁舍得几千块钱买一个学生会的干事。这一点,还要说人家有钱人的觉悟高,觉悟是什么,就是知道权利才是金钱的载体,没有权利的有利维护,金钱则没有生根发芽的可能性。那些请客吃饭的学生,一定是深谙“江南风景”的有钱阶级。石榴这么想,同时知道自己的责任重大,要好好提拔这些兄弟,说不定将来人家住进省委大院什么的,自己以后也有个照应。

  石榴心里明白,什么狗屁学生会面试,还不是叫大一的小朋友知道如果想进学生会应该找谁,应该给谁送大礼,应该做谁的门生。古代人家科举的都知道,谁提拔的你,你就是谁的门生。这不,觥酬交错中,石榴也有了自己的门生。

  “石大哥,小弟出来乍到,不懂规矩,尚且不知咱太行市有什么体面的餐馆能好好向您表达敬意之情,胡乱选了这么一个不上档次的地方,还希望您不要介意,咱们如果不尽兴,可以来日方长!”这桌宴席的买单者,一个看起来有三十几岁的大胖子兴高采烈地站起来跟石榴这个校学生会的学习部部长说。

  话到酒到,石榴赶紧应酬。这个看起来三十几岁的兄弟,实际才刚刚十八周岁,只是他老爸给他补充的营养过于充足,才导致了这个孩子的未老身先衰。

  “石哥,小弟就是想进咱学习部,学习部是什么呀,是能够锻炼我们这些年轻人的地方,我们就需要锻炼,需要在学习部的锻炼中更好的完善自我,更好的胜任将来的学习工作,更好的为国家及其民族的兴盛富强做出贡献。希望石哥您给个机会!”

  石榴心里比谁都明白,越是嘴上说得道貌岸然的家伙,实质上越龌龊,那才是一种身藏不露的龌龊,是龌龊到骨子里去的。要入学生会,实际不就是为着奖学金、为着以后的找工作、为着有个和高层领导接近的机会、为着能够被太行大学保送研究生去的嘛!人最“高尚”的地方就是把不高尚的东西能够说到高尚的路子上来。

  “小弟的事情不就是我石榴的事情嘛!入学生会,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它锻炼不了咱们什么,为学生服务啊,咱们是义务跑杂的,你看那戏班子里收入最低最没地位的是谁呀,不就是像咱学生会一样的跑龙套的吗?小弟能来学习部锻炼,说明你有上进心,比其他学生的觉悟高,积极性好,这样的好学生我们当然要提拔,要重用,你才是新时代大学生的榜样。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高书记就是这么说的。对了,老弟要进学生会,高书记的面子可不能不给……对,高书记……”石榴感觉自己突然能够在大一的孩子面前摆出师长的架子来了,他体验到第一次媳妇做婆婆的感觉。

  “高书记,高书记那我老爸早孝敬了,您放心……”

   胖子叫刀削面,后来高书记找石榴重点谈话,提到以后学生会的布置工作时,轻轻地一点石榴,“刀削面这孩子,我看不错”,石榴跟书记这么久了,能不知道他老人家的想法。石榴暗暗地把自己比喻成古代那个服侍老太监的小太监,虽然都是太监,但太监中也有老幼尊卑,也要分等级,书记就是书记,小太监就是小太监。

  断鸿诗社正风风火火地搞起来。诗人砖头跑里跑外,俨然一个革命实干家了,最忙的一天,他连早晨的茶水都没来得及喝,就匆匆赶进黄主任的办公室了。那天是给社团审批办公地点,黄主任受高书记委托,全权代理此事。为了给断鸿诗社找个安家的地方,砖头已经在前几天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悄悄地给黄主任家送了东西,当然不是诗人自己的诗歌集子,那东西能吃呀还是能喝,更不可能是一口大黑锅,甚至也不是秋天的菠菜。老鬼知道是什么东西,他说,“反正不是女人,我们本来是要请主任桑拿的,但主任说家里有干粮”,干粮有时候带多了不好,尤其是在出差的时候,毕竟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豆包花卷你是否都品尝过呢,每个都有自己的不同风味,只吃自家干粮的男人是一个没有学会成功的男人。

  老鬼你放屁!川妹子猛得从后面冒上来,你丫有种再说一遍!老鬼并不是一个成功的男人,他具有所有非成功男人的一切通病,他也怕老婆,所以老鬼只能在砖头、石榴、条子的一致鄙视下愤然离开,似一只小绵羊一样的跟在川妹子后面等着狂风暴雨的革命洗礼。

  黄主任虽然没有跟诗人一起去体验吃非家干粮的快乐,但也在一个纸包里得到了自己体验非自家干粮的经济基础,“砖头,你放心,不就是给你们安排一个活动教室嘛,这点小事,还这么兴师动众,回去吧,天晚了,不留你们,但可不要乱说,毕竟咱们学校的社团很多,都找我安排可就麻烦了”。

  诗人砖头明白,也就自己为了这诗歌社团给他姓黄的送礼,其他社长谁当回事儿呀!他们承接上界社团的社长职务,大多是为着权利与奖学金去的,人呀,总是会给自己的贪婪一个很高尚的借口。

  活动教室给砖头安排了。“大家不要争,咱们中文系的教室本来就不多,不能每一个社团都给安排一个,断鸿诗社是个新社团,是专门搞文学创作的社团,他们能更好的代表咱们中文系嘛,所以我决定给他们优先安排,这是党委的决定,希望大家的觉悟性搞一些,不要你争我抢的,要积极进取,更好的工作学习,搞好社团工作,促进每一个社团的和谐与发展。”黄主任喝一口水,继续喷自己的口水。

  砖头感觉仿佛所有的眼睛都看着自己,仿佛他跟姓黄的一起玩过女人一样。老鬼到没什么,反正那孙子吃了我们的东西,还不给我们安排一个教室?!

  散会之后,有人朝着砖头一笑,诗人感觉他的微笑里有女人的性暗示,仿佛自己真个请那主任做了什么。

  砖头,你丫有病呀,快走!老鬼上来推他。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