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苏东坡的恋母情结(四)  

2007-11-12 11:11:30|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庆云/文
                                   一盏寿觞谁与举
  苏东坡有首词写得异常感人。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
  这是写给他的第一任夫人王弗的。王弗,青神县乡贡进士王方之女,16岁嫁给19岁的苏东坡,27岁是去世,封通义君,随东坡11年,生子迈。王弗死后三年,其妹王润之(字季章)嫁给苏轼,时年21岁,46岁时死于京师,随东坡25年,生子迨、过,封同安君。
  苏东坡诗文中直接为王弗所作的有:《亡妻王氏墓志铭》和《江城子》(上文词),皆在其死后。直接为王润之所作的亦有:《蝶恋花*同安君生日放鱼取金光明经救鱼事》词和《祭亡妻同安君》,一在生前,一在死后。另外,《阿弥陀佛赞》一篇,是因为三子为为同安君画阿弥陀佛像所作,《书金光明经后》一篇,是因苏过为亡母手书《金光明经》而作,《释迦文佛颂》一篇,是苏东坡为王润之请李公麟所画佛像所作的颂,此外还有一篇《减字木兰花》为受王润之生活中偶然的启发而作。
  在讨论苏东坡的恋母情结中,我们不能回避诗人与其妻子之间的关系问题,在这种恋母情致的对象转移方面,妻子往往成为其最好的归宿地。可以说,这种被我们称为恋母情结的潜意识,其实就是一种女性情怀方面的情感归宿,是对女性乃至母性的一种精神向往,力求在她们那里寻找到安慰与关怀并获得一种难得的不同于社会外界的清静与归一。妻子是诗人现实生活中最容易把眼光的关注力投注的对象。
  诗人的心都是稚弱的,他们往往会天真而美好的看待社会大环境中发生的一切事情,天真如杜甫的大辟天下寒士尽欢颜,纯真的似李白的今朝有酒今朝醉,而恰是这种心智,才给诗歌甚至内心无意识的文学存在留下充足的生存空间,又是这种心智,往往使他们寻求归宿,自命生之意义与终极归化,一如屈子之长余佩之陆离,又似陶潜之觉今是而昨非。这一生之追问,成为困绕他们存在的沉重问题,不能养生送死无憾,则必定为自己的精神家园抓住一个安逸而又温柔的巢穴,一如苏轼所说,“捡尽寒枝不肯栖”,这种“捡枝”正是他们历尽一生而终不动移的夙愿。
  社会大环境并没有给天真而幼稚的诗人留下多少美好的生活空间,他们往往会在受到创伤之后开始给心灵与肉体寻找一个安稳的地方,作为暂时的庇护之室。平和的恋母情结,使苏东坡那种对母亲的依恋很顺利地转化为对妻子的爱,这种爱是一种归宿,是对母性肉体与精神意识方面的双重回归,诗人只有在妻子那里才能寻找到一如他们在母亲那里一样得到的呵护的感觉。鲁迅先生在《小杂感》中很深刻的指出,中国的女人没有妻性,她们只有母性和女儿性,而这种母性与女儿性也正是诗人所需要的。
  苏东坡有首诗,叫《小儿》(《苏东坡全集》,中国书店,111页),这么写到:
    小儿不识愁,起众牵我衣。我欲嗔小儿,老妻劝儿痴。
    儿痴君更甚,不乐愁何为。还坐愧此言,洗盏当我前。
    大胜刘伶妇,区区为酒钱。
  这里面写到苏东坡的愁,可以看作是一种诗人对生命探究追问过程中的深层次思索而不得的苦闷,而小儿不知道什么是愁苦,拉动诗人衣服,诗人欲怒嗔小儿,而其妇却逗小儿继续,并说你愁什么呀,来喝酒吧!诗人猛得感觉自己的妻子比刘伶的老婆要好,不在意酒钱,相信这种由愁转乐的过程中,并不是酒的作用,而更多地应归结于诗人内心情绪的一种精神回归吧,而这种回归的外在凝结体则是妻子,内在凝结体则是这个有母性情怀而给他恋母依据的女人的心肠。
  苏夫人们有时也真会把诗人当作孩子来看,并时时刻刻为他们准备着所需要的东西,充分给他们恋母的恋妻性转移,给他们母亲一样的关怀。《后赤壁赋》中有这么一段,“有客无酒,有酒无肴,如此良夜何……妇曰,我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时之须”,此处可见一斑。诗人对妻子的爱实则有一种对母亲的依恋的成分在里面,他们力图在妻子身上寻找母亲的影子而达到心灵的慰藉,从而安稳的在妻子那里把自己当做孩子。苏东坡的诗文中提到妻子的片段中,都与一种可归依的宁静亲密,恰似一种基督徒对上帝的归依。正是这种感觉,使诗人在诗文中把妻子推到“圣母”的高度,但中国人有自己的称谓,叫做“维摩境界”中的“散花天女”(后文会提到),这也是东西方文化方面的神性的不同。
  诗人苏东坡与妻子相处时的感觉,一如他醉酒时的迷离,他有一句诗夸赞自己的夫人,“子还可责同元亮,妻却差贤胜敬通”。在这种心理归宿安稳的情况下,也即是在恋母情结得到正当而不有悖人伦的时候,诗人苏东坡的艺术才华最终得到实现。“我认为艺术的唯一源泉,使艺术恢复生气的资源,就是使它更加成为男人和女人的共同作品。我认为对于男人来讲,要做的一件事就是要有勇气接近女人,向她们暴露自己,被她们改变。”(《书信集》,无中文本,劳伦斯著,王宁翻译)。这种接近与暴露,就是一种把诗人内心痛苦真正告诉妻子并寻找到慰藉的过程,是在妻子那里寻找到母亲怀抱一样温暖的过程。我们把这一过程叫做诗人恋母情结的正当实现。
  苏东坡有首《蝶恋花》,唐玲玲先生考证为是诗人写给妻子王润之的,原文如下:
    泛泛东风被破五。
    江柳微黄,万万千千缕。
    佳气郁葱来绣户。
    当年江上生奇女。

    一盏寿觞谁与举。
    三个明珠,膝上玫度。
    放尽穷鳞看辛辛。
    天公为下曼陀雨。
  相信,这种“何以解忧”的恋母情结,便都结在“一盏寿觞谁与举”这上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50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