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庆云

知名影评人,老马观影指南节目撰稿。qq:595626517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书评人,娱评人,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博客专栏作家。约稿请联系QQ:595626517,手机:15931091748

网易考拉推荐

红卫兵之于中国博王吴祚来  

2006-12-13 15:38:58|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题目创出来之后随即有人称我为红小兵,仔细想想,倒也能欣然接受,这里权且用红小兵的眼光谈谈我们这位“老战友”吧。
   吴祚来先生发表在博客上的文章我看了不少,总体来说,还算深刻真实,但有些也流于肤浅,仅仅揭露了一些表面化的东西,不足夸耀。我这里不是作文学批评,因此不具体评点吴先生的文章,仅说一些个人感受,力求总体上给吴老师把把脉!
   吴先生文字的进步性可以首先得到肯定,这是很多“愚民”所不能望其项背的,从中可以看出作者对真理的强烈渴望感,其人并非庸俗之悲。这也是我经常看吴博的原因,从中可以了解一些事实真相,并且感觉中国还有很大的希望!但有句古话说的好,过犹不及,吴文有时也有哗众取宠之作,过于的“左倾”反而没有取得实质上的进步。
   其实,要说比较激进的文字,有一些胆量的人都可以一挥而就,这种“激进”不足为奇。“中国的左派过去、现在和未来都会打出社会公平、社会正义这一旗帜的,因为这个旗帜有煽惑力,能吸引群众”,但当我们真正问及社会公平、社会正义之路应该怎么走时,恐怕红卫兵及吴祚来先生都将无言以对,这就是左倾者的盲目性。它促使我们很多人只是简单地机械性前进,以为只要反对、只要战斗、只要迫害就能前进,就能有中国的未来。口口声声的前进先锋们,其实不知道自己在激进,红卫兵所实践正是他们所要扬言反对的,这是一种盲目,一种知识贫瘠下的涵养流失。比如说近日对龙崇拜问题的讨论,吴先生就又犯了左倾错误,认为“帝王所用就不可以为当代百姓所用”与红卫兵砸孔庙斗牛鬼蛇神有何区别?
   我比较赞赏李泽厚先生的一句话,“进行阶级分析不是要重搞阶级斗争,而是要尽最大努力进行阶级调和、阶级合作”,中国现阶段再也承受不了斗争了,所以我比较倾向于改良,“和”才是最根本的。从红卫兵的思想立场出发,现阶段贫富差距拉大,穷人是否可以用暴力来取得财产,斗一斗富人,这不也是一种激进嘛!
  长期的战争使中国的激进思潮得到十足的发展,而战后又没有好好地研究这一历史特征,从而没有放弃或修改这一特征所带来的一整套制度、观念、习惯等,从而将改良主义彻底放弃,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斗争思想。我看吴先生的反龙也是一种变相地斗争思想。萨义德在《知识分子论》中说,“一直到20世纪,英文中的知识分子(intelletuals)、知识主义(intellectualism)、知识阶层(intelligentsia)都主要用于负面”,这或许就与知识分子本身的激进有关。北大是五四策源地,同时也是文革策源地呀,中国好多大的破坏多来自于那些自认为掌握了真理的知识分子。所以,我希望吴祚来先生在激进之余,是否应该考虑一下手中红矛枪的捣蛋性与杀伤性呢?比如说中华民族是个杂种民族,我们并不炎黄子孙,也非“龙”的传人,是否会影响民族内部的凝聚与团结呢?好多东西,是值得红卫兵们仔细思考的,砸了孔庙你也不是英雄!
   余英时老先生在《士与中国文化》中说,“所谓‘知识分子’,除了献身于专业知识以外,同时还必须深切地关怀着国家、社会、以及世界声一切有关公共利害之事,而且这种关怀又超越于个人私利之上的”,我总感觉这是对知识分子的最好概括,但也正是这种终极关怀,叫很多知识分子盲目激进,他们认为只有这样才是对人类的最终贡献,正是这种不为私利才叫知识分子有理由一左到底,他们认为”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死且不怕,尚有何畏?这正是红卫兵思想,自认为掌握了真理,实质是在带领着搞破坏。对龙的批判,自认为在维护真理,其实是要祸起萧墙,要让中国分崩离析。固执的知识分子是最可怕的,他们比没有多少知识的红卫兵更加激进,而且破坏性将更大。
   好多东西,我是在说吴祚来先生,其实也是在说所有人,在我们行动之前,还是考虑考虑我是不是成了红卫兵才好。当然,中国的这种通过给予一些人特权,让更多人靠边站,对所有人分层的方式建立起来的政权,也必然会被有良知的知识分子批判,骂是应该的,但只是骂那就是农村泼妇了。知识分子这种终极关怀应该建立在一种探究的基础上,要寻找出路,而不是一味地说些不关痛痒的风凉话。吴祚来先生的文章也正缺少这种东西。
   红卫兵强调的是打破程序,要“物质”、“内容”,认为程序只是形式,其实“形式”要比内容更重要,我不赞成红卫兵的内容第一论,而主张逐步建立各种形式,各种程序、法规、章程、制度,民主是一种理性的程序,而不是一种口号。这里立法被摆在了首位。在市场经济的今天,政府可以在经济领域首先立法,然后逐步扩展到其它领域,进而允许民间社会的存在,最后形成一个完善的法律体系。当然在这一进程中应适当增加个人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等诸多方面,尤其是舆论自由权,对维护“社会正义”有相当重要的作用,媒体应适当商业化而不是政治化,我看凤凰卫视中文台的《社会能见度》栏目就值得大陆学习。如果这些都能逐步实现,那中国将最终走向真正的民主自由。 激进的红卫兵与红小兵也会各安其是,一个工作,一个学习,也不会再有什么《红卫兵之于吴祚来》的文章出现了。
    从头观来,自己又却乎激进的要命,千万不要应了那句歌词——长大后我便成了他(吴祚来)—— 一笑!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